当前位置:首页 | 融资征信频道 | 热点话题

企业少负担 创新多活力

2016-04-13     人民网——人民日报     访问次数:0

       当前各部门各地积极开展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行动,打出了“组合拳”。简政放权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进一步正税清费削减企业税费负担,降低社会保险费和企业财务成本,以及降低电力价格和物流成本等,这是不少地区和部门助力企业降本增效的重要举措。江苏省政府不久前出台系列措施,经测算,落实后,全省企业可直接降成本600亿元左右。


       2015年销售与上年持平,但利润增长了559万元,这让江苏无锡市中捷减震器有限公司总经理郭江虎很高兴。“这得益于我们加大研发投入,加快新技术、新设备改造,也得益于地税机关对企业转型升级、降低成本的引导和服务。”郭江虎说,2015年,税收优惠使企业节约了1800多万纳税支出,大大减轻了企业在高薪聘请研发团队等方面的资金压力。


       “企业所得税中的技术研发费用加计扣除税收优惠让许多高新技术企业熬过了‘经济寒冬’。”无锡市地税局副局长李檬介绍,该市全年累计为企业减免税收近63亿元,较上年增长26%。


       一个企业的账册:


       一个月报关费用节约近4000元


       近日,江苏常熟阿特斯阳光电力科技有限公司的一批太阳能电池组在常熟口岸装船运往美国。企业主管蒋靖峰告诉记者,发货时间比原计划提前了5天,直接避免了船期延误。“海关实施集中汇总征税政策后,可以先发货后征税。”他说,这不仅节省通关时间,还带来了成本下降。


       2015年7月,南京海关启动了汇总征税改革,这标志着中国海关实施多年的逐票即时征税模式被打破。企业办理通关手续时,凭借税款担保即可先行提取货物,从而缩短货物在港时间,进口货物可实现当日申报当日放行。


       据此,每一票进口设备产生的关税都可延至下个月支付,极大降低了企业的资金周转成本。翻开企业账册,蒋靖峰给记者算了本账:“一个月下来,仅报关费用就能节约近4000元。而且关税延后支付产生的间接经济效益更可观,总成本能下降20%—30%。”


       简政放权能够降低企业成本,融资成本也是降成本的关键因素。去年,江苏省信用再担保公司向农业合作社推出“分贷统保”的创新金融产品,通过信用担保帮企业解决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张家港大新镇的江源生态养殖合作社负责人顾官兴是受益者。“不仅数额大,而且利息低。”顾官兴告诉记者,这笔贷款特别“纯净”,无需保证金,没有理财产品捆绑销售,省出一大笔资金成本。

  

       一位企业负责人的感受:


       融资成本高,几乎吃掉一大半利润


       即使如此,企业降成本还有很大空间。江苏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王志忠介绍,江苏实体企业多,特别是中小企业面广量大。产品价格在降,同时用工、用地、用能成本在上升,融资成本也不低,企业竞争环境更激烈。


       “这几年日子不好过,生产成本越来越高,用工成本和原材料成本增加很大。”苏南一家纺织企业负责人吴建华说,目前还存在一些不合理收费以及社保、医保费率过高等问题,“经济下行让大多企业面临更严酷的挑战和更低的利润空间”。


       工信部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中心发布的《2015年企业负担调查评价报告》也显示,受经济下行压力影响,企业对各种负担和经营困难的主观感受增强,人工成本攀升、融资难融资贵、税费负担偏重等是企业反映较突出的问题。在此背景下,为企业减负、减轻企业税率成为降成本的重要举措。


       在吴建华眼里,税费作为企业的一项主要成本,负担偏重。“中小企业日常经营需要缴纳所得税、增值税等多个税种,一些特定业务还会涉及印花税、契税等税种。其中,制造业增值税率高达17%,一般企业所得税税率为25%。”他说,除税收负担外,企业还需支付大量非税成本,如名目繁多的缴费项目,进一步增加了企业负担。


       随着企业用工成本上升,在苏南地区,一些劳动密集型企业在向人工成本较低的东南亚国家转移。“劳动成本越来越高,我们这样的劳动密集型企业越来越不堪重负。”2月28日,在苏南一招聘会上,某服装厂负责人张文华表示,5年前,劳动力成本每月大约2000元,包含工资、保险等;如今,实习岗的技术工人每月就要3000元,转正后是5000元,加上保险和公积金,劳动成本支出还要大。


       融资成本高也让企业难以接受。很多中小企业反映这个问题最为突出,有的综合融资成本接近年息20%:利率按基准利率上浮30%以上,找担保公司成本至少是3%,贷到的部分还是承兑票据,为期90天的一般要贴现3%以上。顾官兴对贷款难、贷款贵感触颇深,基准利率在6点多,银行上浮50%,再加上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费用,最后的利息大概在10个点。“这几乎吃掉了我一大半利润,舍不得贷。”他说。

  

       一套减负组合拳:


       明确责任部门,条款都有量化目标


       2月25日,江苏省政府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省政府关于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的意见》。经测算,落实后,全省企业直接降成本总额可达600亿元左右。


       王志忠介绍,为降低用工成本,江苏将在2016—2018年降低失业保险缴费比例0.5个百分点;困难企业暂时无力缴纳社保的,在提供有效缴费担保后,经批准后可缓缴除基本医保外的社保费用,缓缴期最长可达6个月;支持企业通过转型转产等方式多渠道分流安置富余人员,鼓励企业少裁员、不裁员。


       为降低用能、用地成本,2016年起,江苏一般工商业及其它用电类别价格下调3.12分/千瓦时。实行有保有控的产业用地政策,工业用地鼓励采取长期租赁、先租后让、租让结合等方式供应。利用现有房屋兴办健康养老、现代服务业、“互联网+”等新业态的,可实行继续按原用途和土地类型使用土地的过渡期政策。


       为降低融资成本,江苏将加强商业银行业务窗口指导,支持有条件的银行试点探索投贷联动融资服务。对市场前景好,暂时遇到困难的企业不断贷、不抽贷。鼓励地方建立科技金融风险补偿资金池,支持金融机构加大对科技型中小企业的信贷投放。今年,全省资金池规模不低于20亿元,省财政安排10.5亿元“促进金融业创新发展专项资金”。


       为减轻税费负担,今年起暂停征收防洪保安资金,取消网络检测费、粮油储存品质鉴定检验费等行政事业性收费,停止向水泥生产企业征收散装水泥专项资金,对符合条件的小微企业按规定免征教育费附加、地方教育附加、水利建设基金等政府性基金。


       王志忠说,为落实相关责任,《意见》每个条款后都列出了责任部门,绝大多数条款都有量化目标,便于进度落实和按地区、部门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