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杠杆要放在大背景下考虑

2016-09-02         经济导报    访问次数: 0

  相较于轰轰烈烈的去产能,去杠杆似乎目前还没有找到很明确、很强的着力点。但这并不意味着去杠杆不迫切、不重要。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日前召开了“中国去杠杆2016:数据、风险与对策”国际研讨会,并发布了主报告。报告称,截至2015年底,我国债务总额为168.48万亿元,全社会杠杆率为249%,比2014年提高了13.6个百分点,这一趋势性变化需要引起警惕。


  杠杆率是指经济主体通过负债,实现以较少的资本金控制较大的资产规模,统计上一般可以用负债与资产之比来反映。经济杠杆率过高是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之后,面临的一个主要风险和问题。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表示,在结构上,2015年末居民部门的杠杆率为39.9%,金融部门为21%,政府部门为57.1%(含地方融资平台债务17.7%),非金融企业为131%。通过国际比较可见,非金融企业杠杆率过高,是中国债务的最突出问题。在企业债务中,归属国企的约为65%。可以认为,国企杠杆率过高是中国债务的关键所在。


  为什么这么强调要去杠杆呢?


  这是因为,高杠杆不仅会沉淀资金,降低企业经营效率,加大违约风险,而且是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的“罪魁祸首”。企业之间的债务链往往是环环相扣的。债务水平过高,意味着企业利息负担沉重,在经济持续下行的情况下,部分债务负担过重、盈利能力较差的企业或将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当担保链的某一环节出现问题时,风险会沿着债务链条向其他企业和银行转移,造成“火烧连营”的局面。


  去杠杆与去产能、去库存、降成本是相通的,都统一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面大旗之下。譬如,今天的过剩产能,就是昨天过分加杠杆举债扩大生产规模造成的。产能过剩又直接造成了库存高企。高杠杆和高负债率,使得企业利息负担沉重,导致了经营的高成本。


  因此,去杠杆是“源头”,去产能和去库存是“抓手”,降成本是“目的”,最终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使实体经济重新焕发生机和活力。


  如何有效降低杠杆?


  或者通过处理僵尸企业和推行债转股等减小“分子”,或者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和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等做大“分母”。还有一种办法是推动杠杆在不同主体之间转移。我国居民储蓄率较高,而居民个人贷款余额较低,为发达国家的一半,因此,也可以考虑将企业部门的部分杠杆转移给居民。通过鼓励和推动消费信贷的发展,以及培育旅游、养老、文化娱乐等新型消费热点,也可以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


  需要注意的是,目前去杠杆出现了不同步、不协调的问题。


  譬如,证监会大力整顿资本市场,严控炒作式重组、严控配置、严格审查定增补充流动资金等行为,对于净化资本市场、保护投资者利益、防范金融危机发生等,都起到了很好的作用。这种硬约束也间接促进了钢铁、煤炭等行业去产能。但另一方面,一些债务水平较高、市场前景较好的企业(如中国中车),为了解决利息负担较重等问题(该公司2013年至2015年财务费用中利息支出金额分别为22.73亿元、26.26亿元和14.58亿元),提出定向增发方案,其中部分资金用于补充流动资金,但方案迟迟未获批准。


  像这种市场前景看好、负债率较高的高杠杆经营企业,资本市场完全应该拉一把。但这样的事情要办成,除了相关部门要有全局观念,恐怕还需要更高层及时予以协调。


关闭页面